精品文章网

      <tbody id='xp6v63rn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17ksjbu5'></small><noframes id='erls5ues'>

  • 乡村,那远逝的吆喝

    楔子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。 经历一场撕心裂肺的社会变革阵痛,一个又一个村落消亡、没落,而留存在记忆深处的乡村印象,最是那农闲时节,手艺匠人蹿乡串活的吆喝。 很久很久以前,乡村人贫穷困苦却真情流露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家家户户习惯了倾听和等候,从村头村尾传来由各种各样的匠人口中喷发出来,那种亲切中蕴含苦中作乐滋味的吆喝。 那个年月,乡村有乡村的幽默,乡里人有乡里人的快乐。 首章叮当,叮当,叮叮当当,伴随两块铁片敲击声,村子里便响起冲天吆喝。 弹棉花喽……旧棉花、新棉花,烂棉袄破棉裤旧被子,有要弹的不咯……一床被子一块钱,可赊可欠,不暖和不要钱。 嫁女娶媳妇儿读后感,五床六床不多散文摘抄,八床十床不少。 从年头到年尾都戴着一顶早已分不清颜色还布满了棉花绒毛的帽子,身背一张约两人长短的木制弹弓,上面吊着二只木锤子直悠晃,村里人一看就分晓。 还别说,弹花匠最会吆喝意了,从主家借来四条高凳,铺两张门板,木锤敲击弓弦,嘭嘭的旋律中,村里人躲得远远的,只有纷纷扬扬的棉絮碎屑在空中跳舞。 二章剃头匠来了,不管张,无分聚居独户,老远就能听到那抑扬顿挫的吆喝。 不要问价,约定俗成几年不变,细伢子五分一毛,大人的不一样,剪分头两毛,刮光头一毛,理平头一毛五。 找一光线明亮背风处,师傅掀工具箱,摊开推子剪刀剃刀四五样,挂出那条油光发腻的荡刀意马上开张。 可以包年也可零剪。 你说什么?哦,是的,秃子不要钱。 师傅的回答一本正经。 哈哈……秃子还要剃头,旁观的大人大笑不止,细伢子更是乐了个疯癫。 三章在所有匠人中,织补匠最爱吆喝。 补锅,补鞋,补伞,补碗,织垫子修垫子……乡村人家要织补什么就有织补什么的匠人,这班还没走,那班又已进村,似乎是在比试谁的嗓门更宏亮。 烂盆子、破盅子、碎罐子,有要补的不……乡村人来钱不易,一分钱总是想法要掰成二分三分用,碗破了缺了,得补;铁锅薄了漏了,也得补。 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,能自己动手不请人,不能自修的少花钱请人补。 那个年月,要修补的以几块钱一双的胶鞋、塑料凉鞋为主,套鞋都不多,几十块的皮鞋更是少见。 补鞋匠来了,最高兴的是村里半大不小的孩子,花一毛两毛从师傅手中买橡皮筋。 干什么?做弹弓。 有了弹弓,就能打小鸟,捉麻雀。 四章收废品,收废品,烂铜烂铁烂锅子,废书废纸废塑料,旧衣旧裤旧棉花,收废品喽……一口气念下去不间断。 精畅神足,收废旧物品的荒货佬最能吆喝。 还有那做小卖买的货郎担,吆喝也是顺溜溜:大针小针,彩色团线,花布市布,油盐酱醋合合油,糖果饼干雪花膏,快来买呵……这两种吆喝声,既是婆婆老老、少女妇人的最爱,能换东换西,尽心选择,愉悦欢乐,更是孩子们的期盼,心里痒痒的,想方设法要从大人的口袋中掏零食。 当然,还有一些匠人如裁逢、木匠、砌匠、蔑匠,从不走村进户,而需要恭请预约;更自在的要数铁匠,在自家屋里建座火炉,支个铁砧,买回来一烧就直冒浓烟的焦炭,坐等意,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替代了吆喝。 终章古哉古,今亦古散文摘抄,无古无今,无今无古。 慎哉,今亦古而后之师矣。 今日的乡村,没有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活日益丰富,却欠缺了一份自然意境的纯真质朴,唯有麻将声声,再也听不到村头寨尾那种让人熟悉而又令人兴奋期盼的吆喝。 没有了吆喝的乡村,单调,苍白,平淡,寂寞,少了一些强劲活力散文摘抄,少了一些机。 令人难已忘怀的乡村吆喝,那是一曲古老而苍凉的民族音乐。
    朱自清的散文作品 散文诗大全10首 散文摘抄
      <tbody id='ygumdpki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3652quyu'></small><noframes id='08cko0yw'>

  • <small id='rsy9cbli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32ur4ao'>

      <tbody id='u1mobqhe'></tbody>